薄荷绿-木公

这里脸爷!萌超恺、9915、伊辛、盾铁、新快、三潘、卫聂、跩榮,是稻米,火影迷~

【DMRW】温德米尔湖的水知道答案(2)

写在前面:

我突然发现我前文有原则性问题——

世界上第一块食用巧克力是1874年英国的福莱公司制造出来的!!

也就是说QAQ 我写的那个时候巧克力还没有被发明出来


这点会改的!



以下正文:

5.

在那个姓氏从红发男孩的嘴中跳跃出来时,德拉科马尔福产生了一种懊悔的情绪,他*早该*想到的不是吗!罕见的红色头发!当然该是个韦斯莱!

德拉科马尔福还未来得及把这种情绪平复下来,不远处传来一声女人的怒吼:“罗纳德——比利尔斯——韦斯莱!你到底有没有把书送完?!”

韦斯莱双胞胎慌慌张张地把他们的小弟弟放下来,罗恩•韦斯莱几乎是脚尖碰到地的一瞬间就撒开腿跑了。德拉科马尔福盯着他离开的背影,不自觉地跟了上去,结果没出几步,前面的身影又掉头跑了回来。

很难描述德拉科看到红发男孩向自己冲过来那一瞬间的心理活动,他为什么又跑回来?我该跟他说点什么?如果喊他罗恩会不会太——

“抱歉让一下!!!”

罗恩飞快地擦过德拉科的衣角,从棋盘旁边的小板凳上抱起一摞书,同时被他的双胞胎哥哥们毫不留情地拍了头。

“嘿——”他不满道,但是怀里的书挡住了他的视线,是的没错,他怀里那一摞书的高度甚至超过了他的眉毛,“你们不帮忙就算了,竟然还拍我的头!”

他那永远不着调的哥哥们一左一右搭了只手在他肩膀,俯下身道:

“拜托,我亲爱的小弟弟——”

“你送书的地点可是马尔福庄园——”

“我们可不愿意去那个麻烦的地方——”

“但是幸好你跟我们打赌输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罢两人得意地大笑起来,完全无视了气冲冲甩开他们的罗恩。

 

如果是你抱着一堆东西还横冲直撞的话,很难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罗恩显然没有考虑后果,他只知道十分钟之后要是没出现在马尔福庄园门口,这个月最大的单子就会飞走了。顺带一提,韦斯莱书店这个月只有可怜的十单生意,但是他们一家有七个孩子。于是,满脑子都是“快快快快快快”的罗恩在撞翻棋盘、椅子和好友哈利手里的水杯之后,成功撞倒了还在发愣的德拉科。

 

“哎哟!”罗恩发出一声惨叫,怀里的书一个没抱住散落一地,他以惊人的速度爬起来把它们重新抱在怀里,他已经顾不得礼数了,低头喊着哈利的名字让好友来帮自己一起捡书。

 

“嘶……”德拉科倒不是真的痛,他只是心疼自己的新衣服估计已经沾了很多泥土,不过这一下倒是让罗恩终于注意到还坐在地上的德拉科。

 

“抱歉——很疼吗?”罗恩友好地伸出一只手,想拉他起来,但是德拉科皱着眉拍掉了这只脏兮兮的小肉手,他难道还想让我的手也像这件衣服一样脏吗!德拉科把手支撑在掉落地上的一本书上使自己站了起来,和红发男孩平视。他满意地看到那双清澈的蓝眸里映出自己的倒影,尽管那双漂亮眼睛里的难堪快要溢出来。

 

“我想你这种无礼的家伙不会懂得什么是教养,”面色苍白的马尔福少爷轻轻掸了掸裤子上的灰,余光中他瞥到罗恩的裤子上还有几根明显的线头,是的,他承认虽然这个罗恩是位优秀的棋手,但是依然姓韦斯莱,一个愚蠢又贫穷的家庭,“也不会懂得穿着得体。”

 

几乎是同时,罗恩的声音和另一个男孩的声音响起,“我说了我很抱歉……”“罗恩他已经道过歉了!”

 

德拉科不悦地把目光从那双蓝眸里移开,不耐烦地打量了一下突然插嘴的“不速之客”,“我跟你说话了吗?”

 

“哈利……”罗恩悄悄拽了下护在自己身前的哈利•波特,他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快来不及了,咱们还是走吧。”

 

罗恩拉着哈利往马尔福庄园的方向远去,看都没看德拉科一眼。这很好,德拉科嘴角浮现出一个狞笑,那家伙急着逃离这个地方,连自己落了一本书都不知道。他抚摸着书皮上烫金的《第十二夜》,不慌不忙地走回家,顺便往嘴里塞把葡萄干,确实太甜了。

 

6.

德拉科马尔福离庄园大门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那头显眼的红发了,庄园的老管家看上去正在和罗恩对峙,之前陪在他身边的哈利似乎已经离开了,德拉科下意识地理了理衣领后,这才走了过去。

 

“我再说一遍,你送的书与清单上的数目不符,请你离开。”老管家面无表情地说。

“就不能先把这部分收了么?!那本书之后一定会补上的,先生!”韦斯莱家最小的儿子满脸通红,看样子已经急得快哭出来了,德拉科觉得自己是时候出场了。

 

“哦,我想这一定是误会,”罗恩看向出现在自己身后说话的德拉科,金发男孩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是这本吗?”

“是的,德拉科少爷。”老管家恭敬地向小马尔福行礼,“就是这本,老爷说这是给您的。”

“那么它已经在我手上了。”德拉科冲罗恩挑了挑眉,对方的脸突然红得更厉害,都快跟他的头发一个颜色了。

老管家点点头,在罗恩递过来的单子上签名,结账,为德拉科推开了庄园的大门。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想进来吃完晚饭再走吗?”德拉科侧身,虚伪地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不不不——我只是——”

“那么就请你,赶快离开。”

 

7.

那是德拉科马尔福与罗恩韦斯莱相遇的第一天,当天晚上他们分别挨了自己父亲的一顿打,卢修斯马尔福的理由是他的儿子擅自离开庄园,而亚瑟韦斯莱的理由则是他的儿子在送书途中去跟陌生人下棋。

 

身处舒适大床和坚硬小床的两个人侧躺着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想的竟然出乎意料的是同一件事:

那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屁股好疼。

 

无论如何,这是他们相遇的第一天。好习惯的马尔福少爷甚至在日记中提了那么一两句“韦斯莱也不都是蠢材”或者“红色没我想象中那么难看”

 

三天之后,德拉科看完了父亲布置的那本书,一个奇妙的想法闪现在他的脑海。

 

8.

“你在做什么?”

西弗勒斯•斯内普,正在履行作为家庭教师的职责,询问自己优秀的学生到底在写些什么,他清楚地记得昨天写作课布置的作业德拉科已经完成了。“我在……写小说,先生。”德拉科马尔福眼中难掩激动的光芒,连声音都带着些许的颤抖,“我自己写的。”

“你是说,你*原创*的小说?”

“是的,先生。”

斯内普表现出复杂的神色,好像要说出什么话,又吞了下去。短暂的沉默后,他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一句,“那么,希望不是什么俗套的爱情故事。”

小马尔福少爷苍白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窘迫的红色,他该怎么说呢?鉴于自己*创作*的确实是……关于爱情的故事。

“你才十二岁,还太年轻,”斯内普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学生的难堪,“根本不会明白什么是爱情。”他几乎是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背对着德拉科,不想让学生看到自己的表情,“'为了对你的爱,我会全力与时间征战;他要摧毁你,我却要将你的青春再现。'(And all in war with Time for love of you, As he takes form you ,  I engraft you new)”

德拉科被老师语气中的悲哀震惊到了,他知道这来自于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但是他并不明白这些文字真正的意义。

“老师……?”他有些疑惑地发问,但是他不确定自己要问什么。

“——现在,请用法语翻译一遍我刚才念的诗句。”

小马尔福少爷只得认命地用羽毛笔沾了墨水。

 

 

9.

自从德拉科开始自己的创作,有些东西就是他不得不牺牲的,例如愉快的课间休息,还有用来买玩具的金币。

他发现马尔福庄园的藏书有百分之六十都是有关金融的,百分之三十是根本看不懂的古籍,最后百分之十关于园艺、建筑、服饰之类充满精美图片的画册。这些对自己的创作——毫无用处——好吧至少那些画册能让自己想象出某些场景,但是他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

 

他决定去一趟韦斯莱书店,德拉科顶着马尔福的姓氏做了一个看上去有点艰难的决定,他甚至连晚饭都没吃几口就离开了,这令西纳莎•马尔福有点担心。

“没事的妈妈,我只是去看看那个韦斯莱——韦斯莱书店。找几本书而已,天黑之前就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德拉科安抚他的妈妈时,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TBC

写在后面:

啊啊啊我的暑假论文还没有开始写啊啊啊啊


B站上看到的视频截了很多图 啊啊啊

这张有人能看出来后面那个侧脸是谁吗?

是亚瑟在跟纳西莎商量各自家儿子们的婚事(误)吗?


如果觉得有哪里写得不对的欢迎提出~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