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绿-木公

这里脸爷!萌超恺、9915、伊辛、盾铁、新快、三潘、卫聂、跩榮,是稻米,火影迷~

【Tupert/汤鲁】生日快乐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生贺!

冰桶挑战的梗

无女友设定

这几天在B站不是看了很多视频嘛

然后有很多HP的演员在2014年做的冰桶挑战

很有趣哦





最重要的是——鲁鲁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小天使


以下正文:

 

1.

马修•莱维斯在被好友泼一大桶冰水之前心情十分复杂。

他对着手持DV的镜头絮絮叨叨说了不少话,旁边抱着桶的家伙快忍耐不下去了。终于,在他点完接下来传递冰桶挑战的是汤姆•费尔顿和其他两个人后,才有了勇气说出那句“来吧”。

 

2.

《太平洋幽灵》片场,汤姆•费尔顿的助理一脸笑意地招呼拍摄刚告一段落的自家演员,递过一只手机。

 

汤姆疑惑地看了看不怀好意的助理,默默接过手机。

他先是看到推特上有999+的未读消息,然后就是马修@了自己的一个视频。

 

3.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站在这里的原因。”汤姆穿了纯白短袖和黑短裤,冲着助理手机的摄像头说,“当然也是希望更多的人关注渐冻人这种疾病,那么接下来我将冰桶挑战传递给加顿,弗赫治——和鲁伯特•格林特,”助理听到他那个恶意的短暂停顿差点笑出声来,“接下来二十四小时之内我将要看到你们录这个……好了。”

他毫不犹豫地把手里这桶水从头顶浇下,他原本以为不会很冷的!原本!汤姆打了个冷颤,大口呼气,他用手不断抖着湿透的短袖,希望这些冰凉的布料不要贴在自己身上,他没听清助理问了自己什么,走过去之后突然意识到不能让身上的水沾湿她,又拎着桶走了回去,就只是……无意义地来回走动。说实话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天杀青之前能不能看到某人的回应。

 

4.

拍戏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汤姆•费尔顿在集中精力工作的同时,努力不让自己的脑子分神去考虑别的事情——百分之一也不行。在导演喊了“Cut”以后他根本顾不上别人,一路小跑到自己的休息室,翻了两遍看到没有自己预期的推特后他飞快地发了一条短信,这才安心地坐下喝水。

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汤姆听到剧组里传来一阵嘈杂,大概又要继续拍戏了。今天是他在这部二战背景电影片场的最后一天,也是最轻松的一天,只需要补拍几个镜头就可以了,但是他知道自己男朋友正在拍的《月行者》还没自己这边进度那么快——是的,鲁伯特•格林特,从九岁起就在一起演戏的老友,跟他以恋人身份在一起已经两年了。

“汤姆!副导演在喊你呢!”助理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

“知道了,马上。”

他瞥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机,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屏幕突然亮起,是一条短信。

“你疯了吗!英国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半!”

哦对,他忘记了,墨西哥比英国慢六个小时。

“晚安,kiss kiss”

汤姆勾着唇角等着最后一条短信,他已经听到自己助理怒气冲冲的脚步声接近休息室了。

两秒后,一声愤怒的“汤姆•费尔顿!”和短信提示音同时响起。

“好好拍戏,你这落汤鸡,kiss kiss”

 

5.

他们在一起仿佛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没人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连他们自己好像都忘记了。

好吧,他自己还记得,但是鲁伯特可能不记得了。

因为鲁伯特是那么随性的一个家伙,汤姆从墨西哥飞往西班牙转机的时候想,从来没有哪个男明星敢穿着牛仔裤踩着匡威板鞋去走红毯的,从来没。

当然,也没有哪个人会在T恤上大大咧咧地表白,当着那么多媒体和粉丝的面。

这种事情也只有他一个人做的出来。

全世界没有比鲁伯特更酷的人了,

汤姆费尔顿心想。

 

从西班牙出发的航班距离起飞还有半个小时,他已经在刚才的飞机上睡了十个小时,现在简直可以用精力充沛来形容了。

汤姆打开推特,他突然发现有很多带着鲁伯特话题的内容,但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家那个敏感的小男友是没有推特帐号的,或者说,只有不为人知的小号。

 

6.

这真是……太疯狂了。

 

视频中画面摇晃地很厉害,好像在追赶什么人,一个带着浓厚澳洲口音的男人气喘吁吁地说道:

“你们猜我看到谁了?!是罗恩!!他刚刚从我身边走过去!!”

尽管手机像素不高,汤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的姜黄色头发,他身边同行的两人是黑头发的奥利弗•费尔普斯和詹姆斯•费尔普斯,在《哈利波特》电影中分别饰演乔治•韦斯莱和弗雷德•韦斯莱的两人在现实中跟他们的小弟弟依旧像兄弟般亲密。

 

三兄弟一人手里提着一个大桶,行色匆匆但是还在愉快地聊着天,距离太远汤姆分辨不出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鲁伯特脸上明显十分兴奋的表情预示着接下来发生的事会很有趣。

 

可惜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汤姆关上广告,思索了一下,点开了奥利弗的推特。

 

不出所料,十五分钟前,英国当地时间五点半奥利弗转发了詹姆斯的视频,坐标雕塑公园。

 

前置摄像头的距离近得他可以听见鲁伯特的呼吸声。

 

“你们好,我是詹姆斯•费尔普斯,这是我的兄弟奥利弗•费尔普斯和我们的朋友鲁伯特•格林特——”

“这家伙竟然四点多就把我们吵醒。”

“你们当时不是在打游戏吗!”

“但是当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那你们还是在打游戏啊!”

“够了,你们两个能再幼稚一点吗?”

詹姆斯身后的两个人尽管在争吵,脸上的笑意却是藏不住的,比鲁伯特高了一个头不止的奥利弗居高临下地揉乱那颗姜黄色的头,笑够了才收手。

“好啦,言归正传,我们是来接受冰桶挑战的,我和詹姆斯接受大卫和蒂姆的挑战,而他——”

“接受来自汤姆•费尔顿的挑战……”

镜头转到鲁伯特,鲁伯特竟然不好意思起来,低头笑了一下,伦敦清晨的阳光恰好照在他的脸上,淡金色的睫毛闪着灵动的光。

 

汤姆•费尔顿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出了神,他希望能马上,立刻,飞回英国的小别墅里。

 

视频里的人在说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但是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男朋友话还没说完就被双胞胎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鲁伯特抱着一桶水足足愣了三秒,才腾出手来抹了把脸。

 

屏幕外汤姆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怎么这么可爱。

 

然后他犹豫了一下,往爱恶作剧的双胞胎身上泼了半桶水,最后破罐子破摔地把剩下的水也倒在了自己头上,笑得无奈。

 

汤姆这才看清楚对方穿的是那件印有“FUCKOFF”的白T恤,湿透后变成半透明的颜色紧紧贴在男朋友的身上,勾勒出男人性感的线条以及,隐隐约约的小肚腩。噢上帝,他最受不了的就是鲁伯特这幅样子,明明脸上的笑容乖巧又温暖,甚至还有一点憨厚,但是不经意间经常会露出叛逆又诱人的一面……汤姆强忍住自己的欲望,把进度条往后拖了拖,他可不想在飞机上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

 

视频的最后十几秒,在狗仔队赶来之前,奥利弗用一条宽大的浴巾裹住了湿漉漉的鲁伯特,詹姆斯则对着镜头与观众们告别,心情十分愉悦地宣布今天下午还会再来一次冰桶挑战,不带小弟弟的那种,因为鲁伯特要去工作了。

 

7.

鲁伯特•格林特在晚上十点之前终于到家了。

 

他轻手轻脚地关上门,这个时间按理说汤姆应该已经到家了,但是现在家里却静悄悄的。

 

“汤姆?”鲁伯特轻声喊他伴侣的名字,没有回应。

 

鲁伯特不安起来,他放下包就朝通往二层的楼梯跑,在拐角处踩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突然灯亮,他清晰地看到恋人那张带着坏笑的脸,以及刚刚踩到的蜘蛛毛绒玩具。

“WHAT THE ——!”

汤姆当机立断扣住他的后脑,给他来了个热辣而缠绵的亲吻。

许久后汤姆才松开了鲁伯特的嘴唇,戏谑地打量相隔三个月未见的人。

“我怎么觉得你接吻技术变差了?”汤姆问道。

“我怎么知道……”鲁伯特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他,一边悄悄把那只玩具蜘蛛踢到楼下。

汤姆注意到对方的小动作,笑着把人搂的更紧了一点。                                                                 

“你好像瘦了一点?嗯?”汤姆的手不老实地捏了捏怀中人圆润的臀部。

鲁伯特拨开恋人眼前的碎发,不甘示弱地回嘴,“我也觉得你头发多了一点?留胡子是为了植发吗?”

“剧情需要。”

“恰好我也是。”

“你这嘴欠的鼬鼠。”汤姆揽向对方的腰间。

“你这讨厌的雪貂。”鲁伯特勾住对方的脖子。

他们像电影中扮演的死对头一样毫无意义地拌嘴,但是却多了暧昧的耳鬓厮磨,两人都不是刚认识时的模样了,除了英国男人逃不过的发际线后退(鬼知道这是什么神奇的不可抗力),性格也有一定的改变,毕竟两人已经算半个中年人了。

这些年来,两人渐渐摆脱《哈利波特》系列的影子,接了新的剧本,挑战更多不同的角色。但是正如鲁伯特自己所言:

“I think I will always be Ron , I think . ”

在刚刚进剧组的时候,汤姆就注意到小鲁伯特的幽默风趣,张扬又可爱,像一颗小太阳。随着年龄的增长,鲁伯特的幽默天分只增不减,只是越来越敏感,越来越内敛。汤姆推断这与剧组的安排和网络上的传言有关,于是他尝试去接近这只躲在角落独自舔舐爪子的小狮子,希望他能振作起来。他陪着鲁伯特出席各种见面会、参加电视节目、打高尔夫……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让那个低落的鲁伯特消失。

直到拍摄最后一部的最后一天,鲁伯特带着招牌“抿嘴笑”开了辆冰激凌车出现在片场时,汤姆才意识到,是他错了。

鲁伯特一直看得很清楚,他从未忘记过自己的初心。

他依旧张扬、放肆,那头雄狮在更高的地方怒吼,在他的灵魂深处,不容忽视。

 

8.

“你在想什么呢?汤姆?”鲁伯特眨了眨眼睛问道。

“在想你的感冒会不会加重。”我当然注意到了,汤姆心想,他的鼻音比平时还浓,听上去就像是在撒娇。

“噢,也不知道是谁害的。”两桶冰冷刺骨的水,英国多云多雨的天气,再加上一个爱捉弄自己的恋人。

“也许是你那两个哥哥?”汤姆亲了亲他的额头,“热水澡有助于治疗感冒,来吧亲爱的。”

鲁伯特点点头,转身往楼下走,汤姆就从后面抱住他并且开始解他的腰带,他们像两只企鹅一样艰难地往浴室移动,期间鲁伯特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散落的剧本、书籍、随时记录灵感的便签还有汤姆心爱的吉他。

 

“不要做太过,”鲁伯特在情迷意乱中对着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说,“明天有一场戏要求只穿衬衫和内裤的……”

“嗯哼?”汤姆的鼻音呼在对方的脖颈处,“跟谁的?”

“唔……约翰和艾瑞克……”

“两个男人?!”汤姆重重地吮吸身下人的皮肤。

“啊!就只是谈话而已……”

“这还差不多。”

 

9.

“生日快乐,鲁伯特。”

鲁伯特依然是我印象中的那个大男孩,他发自内心的笑容是我所见过最脆弱也最美好的东西。

 

 

写在后面:

希望在现实中鲁鲁和汤姆都能一帆风顺



(妈呀我打了好多tag)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