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绿-木公

这里脸爷!萌超恺、9915、伊辛、盾铁、新快、三潘、卫聂、跩榮,是稻米,火影迷~

【DMRW】温德米尔湖的水知道答案(3)

写在前面:

最近各位大大都猛烈地产粮啊!!

好事好事!!

我也要加油啦~


以下正文:

10.

书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小,一层的店面还没有自己家客厅大,但是种类十分齐全。在这个小店面里,从门口逆时针看去依次是诗歌、戏剧、文学历史、名人列传……德拉科马尔福把手揣在兜里装作漫无目的地闲逛,店里似乎没有人,他只能听到自己踩在木地板上嘎吱作响,实际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东西,只要是能帮助他创作的……人或者其他什么都好。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还没吃饱!”德拉科敏锐地听见有声音从书店外传来,由远及近。

“你是咱们家最小的男孩子——”

“所以你当然不需要吃太多——”

伴随着怒气冲冲的推门声,德拉科看到一头跳跃的火焰,好像整个书店都连带着温暖起来了。

“我还在发育期!!你们怎么能……噢,是你——”

罗恩走进书店后就注意到了德拉科,他看上去正在犹豫怎么称呼这个马尔福的独子,红色的眉毛略微蹙起。德拉科冷哼一声,主动走上前去向他伸出友谊之手,“德拉科•马尔福,我想你不应该不知道这个名字。”

 

罗恩刚想握上去,他那两个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双胞胎哥哥们便齐齐一把拉过他,把罗恩藏到他们身后去。

“如果我们没有记错的话——”乔治开口说,

“你昨天的态度可不值得我们家小罗罗这么做。”这是皮笑肉不笑的弗雷德。

 

是的,韦斯莱家的人有个很大的性格特点:

他们不光护短,还记仇,尤其是发生在自己身边亲近的人身上。当罗恩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曾经因为一头瞩目的红发被别的男孩子欺负,罗恩不敢告诉自己的父母,只告诉了比他长两岁的小哥哥们,尽管他们在一分钟之前还在想着如何在自己的小弟弟身上搞恶作剧。得知那些坏孩子名字后的第二天,他们用不知什么方法狠狠修理了那些男孩,并且自那开始坚持每天上下学都陪着罗恩,或者说在路上整蛊他们可怜的小弟弟。

 

但是显然,德拉科不愧是姓马尔福的,在双胞胎挡住他的视线之前,德拉科已经收回了手,顺势捋了下自己的头发,那副面不改色的模样看上去丝毫不觉得尴尬——当然那只是看上去。

‘愚蠢的韦斯莱!胆敢拒绝一位马尔福的善意!我看他们简直蠢到家了!尤其是这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竟然让我这么下不来台!这家书店趁早消失!消失!’,德拉科恶毒地在心里诅咒着。

 

“噗嗤,哈哈——”双胞胎身后传来一声不合时宜的笑声,德拉科原本准备怒目而视的,可是,当他看到一个抿着嘴悄悄偷笑但是不小心发出声音的有那么一丁点可爱的小家伙,德拉科不认为他还能瞪得出来。罗恩发现德拉科在看他之后马上转移视线,低下了头,金色的睫毛轻轻颤动。

‘该死的!看着我!’马尔福在心里暴躁地跺脚,嘴上却风轻云淡地嘲讽道,“不用问我都知道你是谁,罗恩韦斯莱,我爸爸告诉我你是愚蠢的红发家庭中最小的男孩,永远用的都是你哥哥们剩下的破烂。”

不出所料,罗恩马上抬起眼用一种既愤怒又受伤的眼神死死盯着他,像极了某种被踩到尾巴的小动物。

德拉科并不为此感到内疚,相反,他对于罗恩的反应感到十分愉快。

“如果你来我们家书店的目的只是来羞辱我,那么你可以离开了。”罗恩的声音听上去简直可以用心碎来形容。

“谁说的?我是来买书的。”

 

11.

在“赚钱”和“出气”两个选项中,韦斯莱家的人大部分会选择前者。

罗恩的拳头攥紧又放松,这代表一种妥协,他朝自己的小哥哥们使了个眼色,双胞胎会意地点点头,允许罗恩带着德拉科去书店的二层。

 

书店的楼梯已经有了些年头,拐角处还有厚重的蜘蛛网。德拉科虚握着被虫蛀的扶手,有点忐忑不安地跟随在罗恩的身后,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自己是否会踩空。所以在罗恩突然停住的时候,他的鼻梁差点撞上红发少年还未成长的腰身。德拉科这才有机会打量起面前的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棉麻裤,长及脚面,刚好能盖住那双破破烂烂的鞋子;即使在这样深秋的天气里这个男孩依旧穿的是单薄的格子衬衫,跟自己的丝绸马裤、白衬衫、带刺绣的背心相形见拙。

“到了,要什么书你自己选吧。”

罗恩往左边跨了一步,把地方让开,德拉科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矗立着不少书柜,但是只有一盏小小的煤油灯放在地上的角落,旁边散落着一些未合上的书本。他走过去弯腰捡起其中一本,发现这竟然是一本棋谱,空白的地方还有密密麻麻爬虫一样潦草的字迹,“ 《经典速杀一百局》?”

罗恩原本是靠在楼梯扶手上的,他嘟囔了一句什么德拉科没有听清,只见他起身踩着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的板凳,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递给自己,“弗兰索——什么多尔……”

德拉科打断他拙劣的发音:

“弗朗索瓦•菲利多尔(法语:Franccediois-AndréDanican Philidor)?”

罗恩惊讶地睁大眼睛,“你知道他?!”

尽管灯光昏暗,但是德拉科发誓他清楚地看到眼前这个男孩的眼睛在发光,像星星般闪烁着。

“我当然知道,他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国际象棋大师,我父亲和我曾与他有一面之缘。”

“真的么?!!”

“当然。”

德拉科好笑地看着罗恩张着嘴的样子,蓝色的眼睛又亮了一个度。

“这么说你认得法语?”

“远不止此。”德拉科挺了挺胸,差点被罗恩塞进怀里的书磕到下巴。

“这本书!这是他写的!”红发男孩谈论起自己热爱的象棋时激动得语无伦次,“但是我看不懂法语!只能看上面的棋谱,太痛苦了!你竟然懂法语!”

 

德拉科粗略地翻看这本书,心中盘算着。去年英法签订了《亚眠条约》,标志着第二次反法联盟的失败,马尔福是当地第一批向法国人示好的家族。其实父亲却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做准备了,早在1797年的土伦战役后,拿破仑率领法国方面军击败了以大英帝国为首的联盟军,父亲就开始有意无意与法国资产阶级做起了生意,也就是那时候,七岁的德拉科开始接触法语。多亏他的父亲有先见之明,马尔福家族通过法国人赚了不少钱,虽然谈不上富可敌国,但是跟皇室伯爵比也不差。很偶然的一次,父亲曾经带他去欣赏过弗朗索瓦•菲利多尔创作的喜歌剧,在歌剧结束时他有幸见过这位才华横溢的老者。

德拉科把思绪拉回手中的《国际象棋比赛分析》,这位法国作曲家兼象棋大师的书中对于“兵”有着不同别人的见解,是本好书。

 

“这本书不错,还有别的吗?”

 

12.

德拉科直到结账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买了些什么:除了《国际象棋分析比赛》,还有《“兵升变”的妙用》;《鲁宾逊历险记》、《汤姆•琼斯》、《猎巫运动的起源》、《格列佛游记》、《情敌》、《菲尔丁小说全集》

 

他这才回忆起来,刚刚他把所有罗恩推荐给他的书一样不落地都买了下来,而自己只注意到……对方开心的表情。想到这里,德拉科的脸色骤然变得很难看。

 

大财主啊!罗恩一边数着钱一边乐,马尔福家的人虽然有钱,但是似乎没什么品位的样子。(事实上罗恩并不知道这其中几部作品在接下来几个世纪里都是相当经典的著作)

 

他抬头看到马尔福家小少爷略微狰狞的神色,问道:“怎么了?”

 

德拉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没事!”

 

“……哦,这是你的书,一共九本,拿好慢走不送。”

 

……九本?

 

德拉科指着那本《经典速杀一百局》:“我没说这本我不要。”

“我也没说这本我卖啊?”

“这里是书店,你没有不卖的道理。”

“这是我家的书店!更何况我还没看完!!”

德拉科突然勾起右边的唇角,这让罗恩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理论上讲,是你父亲的书店,韦斯莱。”

“那又怎样?”

“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父亲立下的规矩。”

罗恩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说不出来任何单词。

 

书店门口那块破木板是几年前的他亲手帮父亲钉在墙上的:

[这里欢迎任何想阅读的人,

因为拒绝他们读书太残忍。

就算只会洗衣、打铁和烹饪,

用灰色的布匹缝纫,

也不妨碍他们拥有高尚的灵魂。]

 

“好吧,可是我还没看完……”

红发男孩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那就……把这本书借给我,你这蠢货。”

德拉科故意转过身不去看他,天知道自己刚才差点就说成了“那就去我家看”!

 

也就在下一秒,德拉科悄悄偏过头,看到罗恩脸上因为开心升腾的红晕。

 

也只有他被骂蠢货还这么开心吧,这个蠢货。

 

13.

他们一前一后下了楼,双胞胎非常麻利地把钱收进柜子,又把十本书按大小分成两摞,娴熟地裹上牛皮纸包装好,用草绳打了两个漂亮的蝴蝶结。

其中一个双胞胎——也不知道是哪个——把两摞书往德拉科面前一放,就甩甩手拉着另一个去角落里悄声密谋什么了。

 

“喂,乔治,你说——”

“马尔福家那个小混蛋是不是——?”

“没错……”

“让他吃点苦头……怎么样……”

 

随后他们扭头朝着他们的小弟弟朗声说道:

“别像个稻草人一样愣着啦——

“把书送到马尔福庄园去吧——”

“我们亲爱的小罗尼——”

 

 

罗恩不高兴地撅嘴嘟囔,“讨厌的双胞胎……我才不要……”

身体倒是很听话地拿起那摞书跟上往门外移动的铂金色后脑勺。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几天在赶另一篇秃董的生贺嘤嘤嘤

有点少不要打我【抱头逃走】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