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绿-木公

这里脸爷!萌超恺、9915、伊辛、盾铁、新快、三潘、卫聂、跩榮,是稻米,火影迷~

【DMRW/Tupert(生贺&性转)】姑娘之间

写在前面 :

这篇是给Tom Felton 的生贺文

感谢秃董使德拉科 马尔福从书中来到了荧幕

生日快乐。


德罗两人性转,但是其他人设不变

百合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以下正文

 

1.

德拉科马尔福是霍格沃兹学校里出了名的不良少女。

标志性淡金色的大波浪卷发,墨绿色的短裙衬得她那截露出来的大腿更加苍白,传闻中她身上某个隐秘的地方还有一个骷髅头的纹身,只不过没人知道这消息的真实性,大部分男同学都相信那个纹身在她的后腰,也有人说纹在肩胛处;黑色高筒袜配上十五厘米的高跟鞋使她本来修长的身材愈发高挑,优雅中不乏高傲和冷酷。

这样的女生在学校里不乏追求者,德拉科来者不拒,只不过不出一个月就会跟他们分手,但是那些被甩的男孩子们依旧对她念念不忘,这令罗妮韦斯莱十分无法理解。

“你一定对他们下了什么药!”罗妮嘴里塞满了德拉科收到的巧克力,大声指控着。

“闭嘴,贪吃的小母鼬,”德拉科伸手揉乱对方及肩的红发,纯天然的自来卷,手感一向不错,“没人告诉你淑女吃东西时不能说话吗?”

罗妮哼哼了两下没有反驳,这让德拉科很有成就感,她用食指卷起一缕红发,凑近鼻尖,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你怎么没有用我给你的精油?”

“唔……”罗妮努力思考了一下,“好像是赫敏她的用完了,先借我的用来着,还我之后我就给忘了。”

“你竟然把我送你的东西给别人用?!”

罗妮不明白德拉科为什么发这么大火,“拜托,她是我的朋友啊!”

“那我呢?!”德拉科抓住罗妮的手腕,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昨天新做的指甲深深陷入对方的皮肤里。

 

罗妮低下头看着金发女孩点缀着水钻的裙边,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从刚认识开始,这个斯莱哲林学院的女孩就不断找自己麻烦,她嫌弃自己的穿着,称那些旧衬衫是抹布;嫌弃自己吃的食物,说之为“高热量的垃圾”;嫌弃自己的发型,硬要求自己留长头发……哦对了,她还对自己的朋友十分不友好,但是听说她暗地里撮合过哈利和赫敏在一起。总而言之,德拉科似乎对自己的一切都不满意,却常常带自己去甜品店,鬼知道她哪里来那么多快过期的优惠券;她还经常从二十二层的宿舍“顺便”来自己在九层的宿舍,有时候是为了监督自己起床,有时候是为了在自己身上做奇怪的实验,说真的,在我脸上抹这些奇奇怪怪的化妆品真能看出来在她脸上的效果吗?每次都是“啧,废品,还是扔掉算了”,这样很浪费的好吗!不知道“节俭”二字怎么写的富家小姐!当然,我是绝对不允许这样肆意的浪费发生的,那些她所谓的废品都整整齐齐地摆在我的桌子上,少说也有七八罐了。

德拉科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个矛盾体,她永远有翻不完的白眼和吐不尽的毒液,却也永远盘踞在自己身边,保护着自己。(虽然罗妮并不认为自己需要保护。)

作为韦斯莱家的第一个女孩,罗妮的成长环境造就了她不输任何男孩子的性格——坚强,勇敢,还有十足的冲动和神经大条,也造成了她完全不会打扮自己的后果。查理留下的那件土里土气的橘红色薄毛衣在罗妮身上有些过于宽大,袖子甚至盖过了她半个手掌;珀西小时候的牛仔裤对于罗妮又有些短,更何况还有些破洞,不过好在是深蓝色的看起来不会显得很旧;脚上的靴子也沾了许多不知是何处的泥土,脏兮兮的,每次她的舍友赫敏都会皱着眉头提醒她记得晚上刷靴子。

 

在遇到德拉科之前,这个身材纤细的假小子一直都被斯莱哲林学院的所有学生作为嘲讽的对象,毕竟这个充满艺术生的学院可是以高贵的审美著称。

很偶然的,在日常被嘲讽的时候罗妮身边没有她的好哥们哈利波特拦着,罗妮狠狠扇了那个比她高了一个头的斯莱哲林的嘴巴,力道之大震得她整个手掌发麻。被激怒的男生一脚踹上了罗妮的小腹,不幸的是那天是罗妮的生理期第二天,顿时她就痛苦地蹲在地上捂着肚子动弹不得,这恰好被经过的德拉科看到了。

到现在罗妮还记得,那个有条不紊地向自己走过来的高挑女孩在了解事情的起因之后,一把扯过男生的头发,把他整个脑袋抵在旁边的桌面上,十几厘米的细长鞋跟踩在那男生扶着桌沿的手,只听她冷冷地说了一句:“道歉,向这个韦斯莱。”

 

2.

罗妮当然知道她是谁,臭名昭著的马尔福,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基本上没人敢招惹她。只不过罗妮没有想到一个马尔福会向一个韦斯莱伸出援手,鉴于她们的父辈关系并不好。

一个声音打断了罗妮的思考,“你就这么想蹲在地上一整天吗?”随即是扑鼻的香味,罗妮不知道德拉科喷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她只知道自己被一双苍白的手扶了起来,坐到了柔软的沙发里。

目送刚才的男生狼狈地夺门而逃后,德拉科在罗妮旁边无所事事地站了一会儿,从兜里翻出一只打火机,熟练地为自己点了一支女式香烟,罗妮的注意力被她深棕色的指甲油吸引,沉默地看着她毫无顾忌地在休息室内吞云吐雾。

“呃……这是公共场合,马尔福小姐。”犹豫半天,罗妮决定还是说出来。

对方危险地眯起双眼,罗妮这才注意到她画了个墨绿色的眼影,这可真是个大胆的颜色,我要是化这么个妆绝对会被妈骂死。

“……哼,”回应罗妮的是一串圆形的烟圈,以及一声不屑的鼻音,“我开始后悔帮了一个无礼的韦斯莱了。”

霎时罗妮的脸变得通红,她刚才是不是忘记道谢了?这可真是……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刚才谢谢你……嗯……帮我教训那个家伙。”

德拉科挥了挥没有夹烟的那只手,拍散了那些烟圈,看向她,“得了吧,你裤子上全是血。”

“什么?”

“我说,你受伤了。”德拉科斜着眼睛奇怪地看着这个有点傻气的红发姑娘逐渐变得难看的脸色。

“哦不……”再抬起头时,罗妮眼里闪着可怜巴巴的泪光,“可以借我一件衣服吗?我保证会洗干净还你的。”

该死!德拉科懊恼地把刚抽了一半的烟扔在地上捻灭,她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流血的原因,甩下一句“待在这儿别动!”后急急忙忙跑走了,留下罗妮一个人在空旷的休息室里,房间内还有没有散去的烟味。

咦?穿这么高的跟还能跑这么快?罗妮好奇地注视德拉科奔跑的背影,淡金色的长发左右摇摆,像映照着早霞的小溪。

罗妮不知道的是,德拉科马尔福在平时体育课上都没跑过步,除非有测试或者比赛。

 (出人意料的是,德拉科几乎毫不费力就可以获得女子跑步项目的第一名,这大概就是天赋吧)

3.

五分钟之后,罗妮听见有慌张的跑步声由远及近。下一秒,德拉科推门进来,看到罗妮还乖乖窝在沙发里之后调整了一下呼吸,快步走到她面前。

德拉科带了一件黑色的外套和一片卫生巾回来,斜刘海有些凌乱地被汗水贴在额头上,罗妮好心地递过一张餐巾纸,这个举动让德拉科扯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还算你有点良心。”

“嘿!”罗妮笑着站起来接过外套,把它系在自己的腰上,“谢啦!”

德拉科上下打量了一遍罗妮,“还不赖,跟我想象中的一样。”

“想象中的什么?”

“你适合深色,韦斯莱,这能让你看上去沉稳些。”

“为什么是深色?”

“你有雀斑,你难道没有发现?”

“我十年前就发现了!”

“那证明你视力没有问题,深色可以令你的雀斑不那么显眼。好了,停止这段没有意义的对话,快点去厕所。”德拉科伸手帮她整理了下衣服,轻推了她一把。

德拉科没说的是,她才不在乎什么雀斑不雀斑的,罗妮的皮肤白皙,甚至还泛着淡淡的粉色,鲜艳的颜色会使粉色看起来更明显,她可不想让别人发现这一点,虽然可能也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吧。

另外补充一句,罗妮和她的妹妹金妮虽然五官有些相似,但是她们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金妮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再加上相当会打扮自己,几乎可以和韦斯莱家哥哥们的耀眼程度相媲美。

 

 

4.

有人曾经说过,女生的友谊总是建立在一起上厕所的基础之上的。

从那以后,德拉科马尔福就和罗妮韦斯莱建立了一种奇妙的友谊。

她们不像玛丽埃塔·艾克莫和秋张那样如漆似胶地黏在一起,也不像安吉丽娜约翰逊和拉文德 布朗那样仅仅只是表面关系很好,背地里却勾心斗角。德拉科和罗妮大多数交流都是在争吵和冷嘲热讽中进行,潘西 帕金森作为德拉科的舍友表示,每次那个红发女孩的到来都会使整个寝室不得安宁。

她常常朝对床的方向翻一个白眼,你们听听,不就是今晚有个法学院复盘会吗,她们究竟有什么可值得用这么大音量说话?

 

“别再乱动了!韦斯莱!我说最后一遍!”

“但是你这样压着我很难受!”

“那就别——乱——动!上帝啊怎么给你染个睫毛就这么困难呢!”

“是你非要给我染的!”

“因为我是斯莱哲林艺术学院的第一名!不要怀疑我的审美!”

“可是我很难受……我、我想眨眼睛……”

“张大你的嘴巴,这样应该会好点。”

“啊——”

“别发出声音!愚蠢的鼬鼠!”

 

好吧,罗妮承认,棕褐色的眼睫毛的确很适合她,德拉科挑的粉底和腮红的颜色也不错。可惜因为她晚上忘记卸妆导致第二天眼睛四周的皮肤长出几颗小小的脂肪粒。

于是德拉科一边给她抹红霉素一边又开始抱怨:“你那平时聪明绝顶的格兰杰奶妈呢?!她为什么不提醒你卸妆!”

“拜托,马尔福,赫敏她平时也不怎么化妆的好么!我俩都没有卸妆水,昨天回去的时候也有点晚了……”

“真是够了……往下看,我要涂你的上眼皮了。”德拉科轻轻拍了拍罗妮还有点婴儿肥的脸,说道。

 

5.

说起友谊,不得不提的就是格兰芬多法学院的“黄金三人组”——哈利波特、赫敏格兰杰、罗妮韦斯莱。一男二女在学校各个辩论比赛上崭露头角,在高三的时候甚至还帮他们学校的生物老师海格打赢了一场官司……人人都羡慕三人组里那个幸运的男孩,身边有这么优秀的两个姑娘陪伴,要知道,每年法学院的男女比例都是二比一。

但是反观斯莱哲林艺术学院的男女比例:惊人的一比五。

这大概能够解释罗妮对于德拉科频繁更换男友这个事实的愤懑了。

有钱、长得好看、会打扮、绩点高了不起吗!

赫敏从书本中抬头瞥了罗妮一眼,“是的,了不起。”

 

6.

“我问你话呢!”耳边加大的音量使罗妮的脑子突然清醒,这才发觉对方用身体把自己逼向墙角,手腕被举过头顶还是依旧被紧紧攥住,面对德拉科的质问,罗妮没来由地觉得很委屈。

“呜……”

德拉科慌了,她松开钳制红发女孩的手,转而小心翼翼地抚摸对方的后背。

该死,她从来都不会安慰别人,尤其是眼前这个。

罗妮伸出双臂环上德拉科的颈部,吸了吸鼻子,“你不要凶我……我、我不知道,你总是在嘲笑我,马尔福,但是你比赫敏还要关心我,甚至比我自己还记得我的生理期……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朋友……”

德拉科怔住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傻姑娘能够意识到这点,接下来就该看自己的了。

 

她把矮她半个头的女孩子轻揽入怀,亲了亲对方通红的耳尖,说道:

“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介意帮我生个孩子吗?韦斯莱。”

这次罗妮没有跟她争吵,因为她已经十足的害羞、震惊和喜悦,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

 

7.

“单手解内衣扣?怎么做到的?”

“闭嘴,这种时候你竟然在想这个……你的搭扣呢?!”

“我妈说我的胸太小,穿运动式的就可以了。”

“啧……明天放学跟我去买。现在,闭眼。”

 

8.

现在流言被证实了,据可靠消息,德拉科确实有个骷髅纹身,在她右边的大腿内侧,大约三英寸长,哦对了,骷髅上面还有一条蛇。

 

9.

德拉科的生日礼物是一条红配绿的手链,明显出自一个新手辫的,旁边还有一张手工贺卡,歪歪扭扭地写着

“Ronny Wesasly ♡ Draco Malfoy”

四周还有相当少女心的小贴画和一些手绘的小爱心,要知道韦斯莱其实一直都很喜欢这些零七八碎的小玩意儿。

“丑死了。”德拉科唇角含着讥讽的笑,把手腕上施华洛世奇上个星期刚出的新款摘下来,嫌弃地戴上了这条。


10.

“CUT!”


汤姆 费尔顿一把扯下了头上的假发,疾步前往更衣室,他再也、再也不能忍受穿着一条裙子走来走去了!噢为什么鲁伯特就可以好运气地穿裤子呢!


他用力甩上衣柜,发出砰地一声,不过他无暇顾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他要卸妆,让这些属于女孩子们的东西离自己远远的!

快走到化妆镜前,他看到自己的好友——好吧,他得承认,是自己一直暗恋着的家伙——鲁伯特 格林特,正站在自己的化妆镜前背对着自己。


“鲁伯特?”汤姆在他后面试探地喊,上帝啊他的屁股真适合罗妮的超短裤。

他没有听到回答,汤姆终于舍得把视线从对方的曲线上移开,看向镜子里对方灰绿色的眼睛。


鲁伯特狡黠地冲他笑了一下,挑衅似的拿起手中的白色卡片挥了挥,在汤姆疑惑的下一秒,他把卡片印在了自己形状姣好的唇上。

刚才拍戏时为了扮演罗妮,他涂了一个稍微深一点的、还带着一点亮闪闪的唇釉。他注意到鲁伯特闭上了眼,就像是在与什么人接吻一样亲吻那张卡片,同时他也注意到自己心底隐约有了一个念头。

一个热辣的唇印。

对于汤姆 费尔顿来说,这确实是个相当刺激的暗示。

他想吻上那双嘴唇已经很久了,事实上他已经无法再忍耐下去了,他宁可再穿着裙子在镜头前跳舞,也不能再对眼前的一切无动于衷了。


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每次在接受采访时的“表白”都是以绝对调侃的口吻,绝对不可能遭人怀疑的语气说的。没人知道那是真的,除了他自己。

但是现在他只想沉浸在这个吻里,不是扮演拉文德 布朗,而是真正的自己,吮吸着梦寐以求的柔软和香甜。

“Happy birthday,Tom Felton”

他听见怀里的人这么说。好吧,他得承认,这是他有史以来最棒的生日礼物的。 


END


写在后面:

如果有生之年能看到他们再一起合作表演就好了啊啊啊


再次祝秃董生日快乐!!!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