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绿-木公

这里脸爷!萌超恺、9915、伊辛、盾铁、新快、三潘、卫聂、跩榮,是稻米,火影迷~

【新快/柯快】需要与被需要 1(接M19,H,慎重食肉,短)

“呼……不管怎么说,大侦探没事真是太好了……”黑羽快斗卸下了怪盗基德的伪装,把自己扔进乱糟糟的床榻里,翻了个身。“唔,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呢……”


另一边,“柯南,我跟爸爸出门了喔!晚饭的话你可以去阿笠博士家吃的,我跟博士打过招呼了呢!”“真是的……基德那家伙搞什么!竟然发预告函让我们去……”毛利小五郎气呼呼地跟自己女儿出了门,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着蜷在被子里的柯南说道:“小鬼!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啊!我们走了!”“……是……”柯南的声音有气无力地从被窝里传来。‘是听错了吗?基德那家伙还有精力去发预告函吗……’柯南这样想着,身体疲倦到一定程度便沉沉睡去。梦里自己在深不见底的水中漂浮,不知时间流逝。柯南伸出手挥了挥,也感觉不到水的流动。这种死寂……令人窒息的死寂。如同战斗开始前的静默,如同工藤新一的世界。没错,那个在柯南出现之后就消失在真空里的工藤新一,已经很久没人提起了。


半梦半醒之间,听到了门铃在响,柯南纠结了一下还是钻出了被窝,“谁啊?”门外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您好!毛利小五郎先生订的外卖喔!”

‘叔叔订的外卖?!’柯南不敢相信地拉开门,看到一个长得相当可爱的黑发少女一手拎着一包看上去很沉的袋子站在门口,低头朝他笑了笑。

“姐姐把东西放在茶几上可以吗?”女孩眨眨眼睛问道。

“嗯,可以呀~”柯南扬起一个天真的笑脸,对着放下袋子的女孩说道,“基德姐姐~”

“哎?!基德大人?!在哪里?!”女孩装作一幅激动的样子在门口左顾右盼地寻找“基德大人”的身影,柯南没理会她,径直走向那两个散发食物香气的袋子,“演,接着演。”

“嘛,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名侦探?”基德自觉没趣,索性也不玩儿了,回到柯南身边坐下。

“很简单,毛利叔叔他只会买洋子小姐代言的。”柯南一边吃一边指了指印有“吉野外卖”字样的袋子。本来是不饿的,但是一闻到食物的香气不自觉的就走过去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是准备在我家开聚会吗?”那两个大袋子……怪盗基德的臂力果然不是盖的啊。

“猜对一半,”基德丝毫不把自己当客人,哗哗地扒拉袋子找到一包薯片,“我可是唯一的客人呢~”

“……你这么有把握?”柯南微微仰起脸看他,总感觉这个小偷有什么阴谋啊。

基德邪气一笑,但是因为易容成女性所以有种说不出的妩媚。柯南心里却是警钟大作,因为不管基德易容成什么样子,这种标志性的笑他总能瞬间辨认出来,而且一旦基德露出这种笑容就说明--------

“没错,我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快斗一手捞过电视遥控器一手把柯南拽进自己怀里,“啊~”快斗一脸满足地叹了口气,“果然很适合当抱枕呢~”

“喂喂……”柯南刚要开口抱怨,就听得电视机里传来一声熟悉的怒吼:

“怪盗基德!!!!可恶!!!””中森警官愤怒的脸占据了半个屏幕,他身后是一脸见怪不怪的毛利父女。

“那么,这次怪盗基德发来的预告函上写了什么呢中森警官?”一名记者发问。

“啊……这次不同于以往的预告函,更准确来说这是一封‘声明’,”镜头转到警官身后的大银幕,上面内容如下


(至老当益壮的铃木次郎吉:

非常抱歉将您贵重的美术馆夷为平地,我将择日登门致歉。另:由于近日有人造谣,特此请求毛利兰小姐出面澄清,工藤新一与我并无关联。

      怪盗基德 上)


“其实说到底,你这么明目张胆地过来只是因为我家没人吧。”柯南露出了半月眼,吐槽道。

‘难道要我说我是因为担心没人照顾你才来的么?!’快斗在内心里吐槽柯南的吐槽。

“……”此时的毛利事务所里只听的到基德吃零食和电视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两人同时打破了沉默,“我说,名侦探---------”“基德……”柯南的声音听上去在忍耐着什么,“……你可以有点女孩子的样子吗?!”

“……哈?”

“从刚刚就一直在抖腿啊……”真是受不了这家伙,你现在可是穿着短裙啊!柯南扁了扁眼睛,视线落到因为抖腿而露出的一截大腿上,一抖一抖地像在发出某种邀请,就在自己一伸手就能够到的距离,不行……太近了……

“……我又不是女孩子……”身后的怪盗似乎是有些不高兴,泄愤般狠狠嚼着薯片,“难道大侦探只想跟我说这个?”

柯南突然很想知道身后人是什么表情,印象中对决的时候基德总是一副扑克脸,让人猜不透想法,第一次看到扑克脸从他脸上消失是有一次自己假装从楼上跌下,自己清楚地看到那双湛蓝的眼睛里不加掩饰的担心。经过几次交付性命的合作后偶尔他会开几句玩笑,发现小偷先生意外地有点孩子气。就像他们刚刚死里逃生时基德用一副委屈极了的口吻控诉自己没能及时破解他留下来的暗号。

于是柯南转头,直直撞进那双近在咫尺的眸子里。怪盗明显愣了一下,马上又条件反射般的弹开,后背紧紧贴在沙发背上定住,连腿也不抖了。呵…有趣的反应。柯南几乎无法克制自己对眼前这个不断给他制造惊喜的家伙感兴趣,于是他站起来,俯视眼前的猎物。

这个嘴角还有薯片渣,眼神有点慌乱的“女孩子”,原本是什么样子的呢?

柯南弯下腰,又凑近了一点,饶有兴趣地观察他,“……大、大侦探……”呜,已经没法再往后躲了……快斗脑中飞快地思考着自己怎样才能在不伤害柯南的条件下逃走。

没想到的是柯南轻轻捏住了他的下巴,力道轻得让他不忍挣脱。

快斗浑身一僵,所以在柯南用手摩挲自己的脖子时完全没有反应。

“唔……?你今天没戴面-------啊嚏!”

啊,请不要忘了,再攻,也是感冒的病人啊。


快斗在一秒钟之内找回了自己身为职业怪盗的专业素养,他反而把自己的额头贴过去,感受到对方不同寻常的温度后快斗有些惆怅地说,“不妙呢,大侦探……”

“不妙的……是你吧。”虽然刚刚打的那个喷嚏有点丢人,但是基德主动贴上来也是不错的事情。柯南低低笑了一声,在基德耳边轻声道,“要照顾一个生病的侦探什么的……会很,费精力的啊。”

快斗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虽然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名侦探会重读“精力”两个字,而且两人的距离实在是……有些近。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还是乖乖去休息吧。”说着就想拎起柯南。

柯南见状也不再跟他打哑谜,一把抓住基德的手,在怪盗发愣的空当把他抵在沙发背上,伸出舌头含住对方的耳垂。

“?!!!”

哎哎哎哎哎名侦探这是要干嘛连告白都还没有吧话说我怎么是在下面那个对方可是个小学生啊不是吧!!!!

柯南自然是听不到快斗心里的呐喊,他只能看到眼前的怪盗似乎比之前脸皮薄了许多,脸红得跟什么似的。所以柯南几乎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态,一点一点用舌尖描绘对方的耳廓,一边这样做一边用余光观察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像个孩子般纯情的怪盗。

基德浑身发抖的模样狠狠地愉悦了自己,柯南低头瞄了一眼怪盗的裙子,松开钳制对方的那只手探向那个不甚明显的凸起。不料基德突然发力,一手撑住沙发边缘来了个漂亮的后空翻,跌跌撞撞地往楼下跑,甩下一句:“借浴室一用还有名侦探你现在太小了啊啊啊啊QAQ!”

‘太……小?’柯南再一次痛恨自己变小了做事不方便,(虽然快斗本意是年龄太小,但是侦探君似乎是误会什么了呢。)不由得回想起上次因为感冒时误喝白干---------等一下!!白干!!

柯南望向传来水声的洗手间,转身跑进厨房,没有找到白干,却找到了半瓶二锅头,嘛,都是酒应该都没差吧!毫不犹豫地拧开酒瓶,又灌下 小半瓶辛辣的液体。也真是奇怪啊,酒这种东西,明明没有一点颜色,味道却是要把视觉上的不足补上来一般令人无法忽视。

“呼……!”这样就差不多了!接下来只需要等待自己---------“啪!”一个没稳住柯南碰倒了手边的玻璃杯。在玻璃破碎的瞬间楼下的水声戛然而止。“……名侦探?怎么了吗?”快斗虽然在冲冷水澡,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灵敏的耳朵关注楼上的动静。

“……啊,没-------”声音仿佛是被掐掉一样突然停住,这让快斗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匆匆擦干身体换回怪盗装,没想到一上楼就看到跪在地上浑身发抖的柯南。

“怎么了你?!”快斗焦急起来,该死,这种感觉……就像之前看到柯南被埋在向日葵美术馆里那样,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呃啊!”柯南已经痛得没有力气去回答,颤颤微微地用手撑着瓷砖,在小小的身体支持不住之前,散发着沐浴液味道的怀抱代替了冰凉的地面。

“……清醒一点啊!我刚离开一会儿怎么就变成这样!!”

“去、去我家……”柯南竭尽全力挤出一句话,闭上了眼睛。

“搞什么啊你算了去你家就去你家吧等下那个是白酒吗名侦探你脑子烧坏了还是去医院洗胃吧!!”语无伦次的怪盗君以奶爸的姿势单手抱着体温越来越高的侦探,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侦探事务所之后打开滑翔翼听话地飞向工藤宅。

这样的经历……真是不想有第二次了!为什么怀里的小学生越来越沉啊?!

好在工藤宅离得不远,快斗轻车熟路地把柯南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后再去找退烧药,才不会告诉那家伙自己经常来这里歇脚呢!

不料当快斗回来的时候,柯南不见了。

蜷缩在床上的人是正在进化的工藤新一。

快斗爬上床细看,诧异地发现那张布满冷汗的脸在进行细微的变化,他盯了一会儿工藤咬得发白的嘴唇,低头想了想,还是决定把看上去是初中生的工藤新一揽在怀里。很疼的样子啊,大侦探。虽然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让你好一点……快斗突然被狠狠抱住,如同溺水者抱住了救命的浮木。怀里的人终于不再折磨自己的下唇,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工藤新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贪恋对方的气息,救赎一般,把自己从之前那个梦境中唤醒。那个一片死寂的水域里,有什么硬生生闯了进来。先是自己沐浴液的味道,然后是怪盗基德身上独特的味道。工藤新一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那种可以跟密室杀人案件一样让自己兴奋起来的感觉,却更愉悦,因为他知道这个好心的小偷先生从不伤人。这也是他默许了怪盗基德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原因。所以他才会在自己最最狼狈的时刻出现在自己身边,这种变化所带来的痛苦,他连对灰原都选择隐瞒与承受。

快斗一言不发地就这么被抱着,感受到怀里人的体型越来越趋向成年男子,他知道自己目睹了工藤新一最大的秘密,这份沉重的信任……虽然跟想象中的不大一样,但也算是意料之中吧。

不知不觉,怀里人的重量使快斗背靠在了床头,搂住快斗的力量也渐渐松下来了。

终于……停止了吗?快斗伸出手拨开对方被汗水打湿在前额的头发,试了试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

“……唔,基德。”有点沙哑的男声,“抓到你了。”

“……哈?!”快斗有点郁闷,一醒过来就说这种话,是有多想逮捕我啊!“喂名侦探你可搞清楚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咽下去了。

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了。

快斗愣愣地看着对方含笑的海蓝色瞳孔,有点不知所措。虽然对方的气息、眼睛的颜色、说话方式无一例外都带有工藤新一的特点,但是那比自己稍微大了一圈的体格是怎么回事儿?!看上去已经是二三十岁的成年人了吧!

“啊~我也没想到呢,大概跟喝下去的品种有关系吧……”新一对现状还算满意,支起半个身子打量着身下被吓坏的怪盗。对方蓝得过分的眼眸里分明写着“这可是升级版的名侦探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还是逃吧--------”

“呵……”工藤心情很好地低笑出声,太有趣了,这家伙。于是他腾出一只手摘掉了怪盗基德的单片眼镜,捧起没有任何遮挡与伪装的脸,吻了下去。

“所以我说,不妙的……是你啊。”

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万千少女幻想的情圣竟然被刚刚恢复身体的侦探吻得浑身发软,晕头转向,快斗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次和柯南在天台上的对决,那时小侦探目光炯炯地盯着他,舔了舔嘴唇。(详见《银翼的魔术师》)那个动作让基德没来由地一抖,差点就怂了。而眼前的一切都让快斗感到该死地熟悉,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地点发生在工藤宅舒适的大床上。哦对,床。黑羽快斗后知后觉地想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但是已经晚了。不知何时那人的手从后腰滑入西裤,肆意地把臀瓣捏成别的形状,吓得黑羽一激灵,从那个令他目眩神迷的吻中清醒过来。

“你你你你你你你不要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工藤有些玩味地离开一点好看清他,“你倒说说看,我‘得’了什么‘寸’?”

“你、你刚才……我耳朵!”这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哦~你是说……这个吗?”没等快斗反应,新一又压了下来,像刚才在毛利事务所那样对他的耳朵轻轻啃舐,用舌头模仿交媾的动作来回在耳道里抽插。

受不住身上人的撩拨,快斗硬了。

工藤新一感觉到自己在对方裤子里的手被布料渐渐绷紧,就知道他硬了,于是他停下动作,准备进入正题。

“……玩儿够了?”声音的主人听上去有点生气。工藤有些纳闷的对上基德那双蓝眼睛,“……你在生什么气?”

“……哼,你们这些侦探……总是会先写一首动人的诗,然后转过头去爱别人。”快斗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自嘲地勾了勾唇角,“算了,都是男人,还说什么情啊爱啊,”他解下自己的领带,蒙上了工藤的双眼,“保密措施,”他解释道,“我可是怪盗基德。不过,接下来……”快斗恶作剧似的咬上工藤比自己突出不少的喉结,他清楚地感觉到工藤吃惊地咽下口水,让我们坦诚地面对自己的欲望吧,名侦探。


TBC

话说我是第一次写肉!有不足的地方请多多指教~对了哦我是新快党,不逆的那种哟~欢迎勾搭!


评论 ( 19 )
热度 ( 137 )

© 薄荷绿-木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