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绿-木公

这里脸爷!萌超恺、9915、伊辛、盾铁、新快、三潘、卫聂、跩榮,是稻米,火影迷~

【新快】奇怪的脑洞1之《盗墓笔记》?!(崩坏)

1.
“抓到你了,基德。”工藤新一扬了扬和怪盗基德铐在一起的手腕。
‘可恶……’快斗咬牙,要在名侦探眼皮底下逃脱还真是困难呢,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扑克脸啊,基德弯了下嘴角,那笑容是工藤新一又爱又恨的,“那么,大侦探打算怎么处置我呢?”
“嘛,为了感谢你把兰救出来,这次就先放过你好了。”
“承蒙厚爱。”不会吧,这么轻易就放过我了?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条件的。”
看吧,我就知道。怪盗半月眼。
“只要不是把《红夹克侦探》送给那位小小姐这种过分的事情……”
“喂喂,我没那么无聊吧!”
“呿,说不准……”怪盗小声地说,“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条件啊?”
“……你既然让我自己去调查你的事情,给点线索总是合情合理的吧?”
“啊,狡猾的侦探~”怪盗用自由的那只手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拿去。”
“这是什么?”工藤新一借着不远处聚集过来的直升机上的灯光看到《盗墓笔记之七星鲁王宫》的书名。
“非常重要的线索呢,好好研究吧,大侦探,”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手铐的束缚,一脚踏上天台护栏的基德回头对工藤说道,“不要让我失望哦~再会~”
一跃而下。
真是的,耍什么帅啊,那家伙。

2.一个月后,怪盗基德再一次发出预告函,工藤新一推了手头所有的案子跑去赴约,自信满满地在天台等人。不得不承认,当他看见那抹熟悉的白色,心里是极为愉悦的。也很想揍他。工藤回想起自己这一个月来的辛苦,有点恨得牙痒痒。
“黑羽快斗。”
“啊,大侦探进展很快呢,说说看你的推理,洗耳恭听哦~”
“先不说别的,给我的暗示应该就是书中提到的玉俑吧,有着和潘多拉一样能使人长生不老的神奇功效,就是你和组织一直都在寻找的那样宝物,”工藤新一对自己的推理打了十分,“和尸蟞相似,组织的人是以毒物命名的,也就是------Spider,那位幻术杀手。”
“真是精彩,那么,我的身份你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是书名,盗墓笔记第一部,简称的话就是盗一,你的父亲,八年前死于逃生魔术里的第一任怪盗基德,而他的儿子黑羽快斗恰好长了一张和我相似的脸。”
工藤把怪盗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低头看他。
“这回你要真正逮捕我了吗?大侦探?”快斗侧头避开工藤温热的呼吸。
“这次就先放过你吧,反正今天要偷的宝石是赝品不是么?”嘴上说着放他一马,但是手却不安分地搂住了快斗的腰。
“这、这样啊,那我就先走……”
“着什么急啊?放你走可是有条件的。”
“……嘶……但说无妨。”
工藤看着手忙脚乱地阻止自己动手动脚的快斗,突然觉得他又比平时有趣不少。身份都暴露了还在用怪盗基德的口吻装模作样吗……
“我想看续集。”
“哈?!”扑克脸终于出现了裂痕。
“我想看《盗墓笔记》系列的所有书,包括《藏海花》和《沙海》,还有三叔的长微博,打印下来,每周四送到我家。”
“……不能一次性给你吗?”我可不想每周都要见到侦探啊……
“不能,一次只能送一本。”一口回绝。
“……哦。”
工藤露出了恶劣的微笑,松开了怪盗。
3. 从此以后江古田高中时常能听见这样的言论:
“哎?!你说咱们学校的吉祥物被人包养了?!”
“说是包养……倒不如说是压迫吧!”
“怎么会?”
“你看黑羽君每周四早上那副烦恼的样子……”
“是哎!而且每周五都是由一个男人开车把快斗从米花町送到校门口的呢!”
“啊……传闻说是个有名的侦探呢!”
“怪不得白马君好几次扬言要跟对方一决高下啊……”

喂喂,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啊……从黄色甲壳虫上下来的黑羽快斗偶然听到这样的对话,揉了揉酸痛的腰,没有注意后面追上来的工藤,“快斗!你书包没拿!”
“谢啦,大侦探。”顺手接过书包准备往前走,却被人拉住了。
“很痛吗?不然还是请假好了……”毕竟昨天是第一次……
“笨蛋,你在说什么啊,已经到学校了好不好……不要笑得那么开心!!”
“那我来帮你拿包吧?”
“不用,我自己能行。”快斗帅气地把书包往肩上一甩,潇洒地挥挥手,“拜拜,大侦探!”
真是的……无时无刻不在逞强啊,这家伙。其实自己这次来……
“好久不见,工藤君。”没错,一想到就过来了!工藤新一咬咬牙,朝身后的声源转过去。
“的确很久未见,白马君。依旧那么绅士呢。”
“啊,是跟某些粗暴的人不一样呢,至少我会更温柔一点的。”
“哼,”工藤扯出一个嘲讽的微笑,“白马君你啊,真是不懂得‘先下手为强’啊。”
“那么工藤君听说过‘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古话么?”
“你……”
“喂!白马!”听到快斗在楼上探出头喊,两人双双抬起头,快斗也不看工藤,继续道,“内山老师让咱俩去她办公室帮忙!”
“知道了,就来。”白马说完快斗就缩回了教室。啊……大侦探的眼神好可怕……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快斗还在等我。”白马不等工藤回答就转身离去,等着瞧吧,工藤君。
故意把后半句说得意味不明,白马这小子果然很欠揍啊。工藤朝白马离开的方向站了一会儿,也转身准备离开。
像是放心不下,工藤回头看了看快斗刚才所在的那扇窗户。意料之外地看到快斗趴在窗边看他,视线对上后两人皆是一愣,然后快斗飞快地扭过头去看别处。
耳朵红了呢,快斗。
快斗像是感觉到工藤玩味的眼神,瞄了对方一眼,嫌弃地挥手赶他走。不用上学的大侦探,真是讨厌啊啊啊……
于是那一天早读时间江古田高中的全体师生看到了一只笑得像白痴的关东名侦探,工藤新一。

END
没错这是一个奇怪的脑洞。
接下来还会有很多奇怪的脑洞。
你会嫌弃我吗?
请安抚一下这只高三狗,汪。

评论 ( 15 )
热度 ( 41 )

© 薄荷绿-木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