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绿-木公

这里脸爷!萌超恺、9915、伊辛、盾铁、新快、三潘、卫聂、跩榮,是稻米,火影迷~

【DMRW】温德米尔湖的水知道答案(4)

写在前面:

这个十一的作业!请各位放心食用!

买次都是更3500左右的字……会不会有点少(担心)


以下正文:

 

罗恩不高兴地撅嘴嘟囔,“讨厌的双胞胎……我才不要……”

身体倒是很听话地拿起那摞书跟上往门外移动的铂金色后脑勺。

 

 

14.

德拉科保持在罗恩前面半步远的距离,心不在焉地走着。说实话,红发一家这两个双胞胎给他感觉很!不!好!应该让这只小一点的尽早远离他们!

 

他余光瞥到斜后方小红发被草绳勒得发白的指尖,想了想便强硬地夺过离他最近的那捆书,恶声恶气道:“把我的书给我!”

罗恩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伸出手把另一捆也递到他眼前,“那我可以回去了?”

回去个屁!

德拉科真的想骂人了,他不得不深吸一口气之后再开口说话,“不,你得拿着那些,完成好你应有的任务,直到我的庄园。”

那你为什么要拿走一部分?

像是知道罗恩要问什么,德拉科扭过头恶狠狠地解释:“这是为了保证我不会同时损失所有的书!”

罗恩歪了歪头表示搞不懂有钱人家的孩子。

“好吧,小少爷。”

 

“……”

在接下来几分钟内充满了一段令德拉科尴尬不已的沉默,该死的!说点什么!你可是个马尔福!

德拉科清了清嗓,吐出一串突兀的音节:“1……d4”

 

聪明如罗恩,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常见的国际象棋开局方法之一,白子的优势是占领中心d4格,控制中心e5格,他脑内刹那间模拟出黑白棋盘,几乎是下意识地回道:“Nf6。”

 

德拉科勾起唇角,“2Nf3,不要让我失望啊,会下棋的鼬鼠。”

 

“是韦斯莱!g6!”罗恩直直注视着德拉科,德拉科意识到对方的胜负欲完全被自己挑起来了。

 

像燃烧的大海。

德拉科最后开了个小差,移开了视线,把注意力集中到正在进行的棋局上。

 

“3,c4,来吧,韦斯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真本事。”

 

15.

离马尔福庄园还有不到一英里的距离时,他们的“空气棋”陷入了僵局。

 

且不论在想象中模拟着下一盘棋有多么困难——在思考对策的同时要记住对方和自己的每一步棋,这已经不仅仅是智力的挑战,还有记忆力——更何况是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棋手。

 

德拉科的优势是,他有专门的象棋老师指导,棋下得看上去规规矩矩,却往往暗藏玄机,精心设计,狡猾又不失大气,还颇有点大师风范。反观罗恩,在天赋异禀的基础上自学成才,却不按常理出牌,在意料之外的位置设下陷阱,令对手措手不及。

好几次德拉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罗恩运气太好了,但是仔细整理完思路后才发现这家伙每每逃脱并非巧合,冒险和大胆的背后不仅是勇气,还有智慧和冷静。而罗恩在又一次死里逃生后抹了把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太可怕了,简直像一条毒蛇,幸亏自己多留了个心眼儿……

 

如此不同的两人在棋局上一时难分高下,终于在罗恩撞上马尔福庄园的大铁门之前,他们都意识都自己无法将死对方的王,也就是说——

 

“material”

他们同时说道,这是一盘死局。

 

16.

死局并不常见,德拉科记得自己的象棋老师曾经说过,在自然情况下出现死局的几率是极小的,这要么是赌徒故意为之,要么就是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

很明显这个红头发并不可能是前者。德拉科转过身看着还在发愣的罗恩,看样子韦斯莱在除下棋以外的时间里都是个爱发呆的傻子。

“喂,我到了。”德拉科注意到远远走来开门的老管家,试图唤醒罗恩。

“……什么?” 罗恩好像还在思考刚才的棋局,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到家了。”德拉科不由分说地拿过罗恩手上的书,指尖相触的时候罗恩很明显打了个冷颤。

“你、你……”

“嗯哼?”德拉科带着一丝并不明显的笑意等着对方的下半句。

 

“你离我远点!!!”

脸涨的通红,并且用最大音量说完这句话以后,罗恩扭头就跑开了,惊起一群黑压压的飞鸟。

直到那个红头发与远处的枫叶林融为一体,德拉科才转身走回了庄园。

 

老管家一脸波澜不惊地在德拉科身后关上那扇铁门,哼哼,都是两个没长大的小男孩。

 

17.

关于为什么人们越长大越觉得一年比一年过的快,有一种说法,当你两岁的时候,第二年的生日占了你记忆里的二分之一,三岁的时候占了三分之一……以此类推。

 

德拉科认为这种说法虽然有待商榷,却也不无道理。如今他已经五十岁,却依然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第一盘棋,第一个拥抱……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他曾经带着半真半假的语气对对方说,只为了看那人羞红的脸颊,不成想一语成谶。

 

他把自己手头的书合上,把视线移到旁边病床上毫无生气的红发恋人。

 

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我的唯一。

 

若深情不能对等,愿爱得更多的人是我。

 

18.

他们在一起是个很漫长的过程,漫长到德拉科写了四百万字的书还没能讲述完他们的故事,漫长到德拉科从少年到青年,再从中年到老年,由懵懂到坚毅。他怕在未来那些无人陪伴的日子里,连个寄托都没有。

 

他还记得,在红发男孩喊出那句“离我远点”后没两天,那家伙竟然自己送上门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家里的老男仆多比关系甚好,三番五次能在马尔福庄园的后花园里看到那个红头发。

 

这算什么?趁着午休的空当,德拉科又一次地被多比吵醒,“马尔福小少爷,马尔福小少爷……”

“做什么?!”德拉科怒斥这个矮小又丑陋的男仆,“别打扰我!”

多比用他那双突出得怪异的绿眼珠盯着他,“韦崽来了……您的韦崽——说他一会儿在后花园里等您。”德拉科挥了挥手,像在赶跑苍蝇一类恶心的东西,多比便飞似的离开了。

 

韦崽?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

 

他从窗户探出头去,正巧看到罗恩正费劲地翻过精制锻铁栅栏,好家伙,德拉科心想,真是个不要命的。转念又想,家里父母都赶去参加宴会了,回来得晚,下午又没课,不如在外面多待一段时间。

 

等德拉科收拾妥当,罗恩在后花园里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听到德拉科的脚步声,罗恩回过身来:

 

“我说雪貂,你让我等了——这是什么?!”

原本的责怪在半路陡然拐了个弯,罗恩忍不住惊呼起来。

 

“哼,没见识的家伙。”德拉科依旧是那副高傲的嘴脸,“这是我爸给我买的”黑珍珠”,纯种的弗里斯兰马。”

 

弗里斯兰马不同于别的马匹,它最突出的特点便是飘逸典雅的鬃毛和蹄部的长毛,全身漆黑的被毛使得它神秘又帅气,颈础和颈脊比一般马儿突出不少,就如同马尔福家所追求的高贵气质。

 

“哇哦……”罗恩仰着头,“我能摸摸它吗?”

“请便。”德拉科拉了拉缰绳,马儿听话地向罗恩走了两步。

 

罗恩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摸马儿健硕的肩膀,摸了两下觉得没过瘾,又顺着马儿的肌肉线条往上摸,一路从背摸到腰,像是在触碰什么宝物一样。

 

而那边德拉科却不知为何心里有些痒痒。

 

“走吧,快上马,”他上前一步打断了罗恩的动作,“现在出发还来得及。”

 

“呃……嗯……”罗恩站在原地捏紧了他泛黄的袖口“我还是……”

见到罗恩支支吾吾半天不动唤的样子,德拉科心里有了个大概。

 

德拉科戏谑道:“怎么?还要我把你抱上马不成?”

罗恩气呼呼道:“才不要!我自己可以!”说着便去扯德拉科手里的缰绳,兴许是动作太大,“黑珍珠”打了个响鼻,德拉科眼疾手快地把罗恩拎到自己身后,这才避免扬起的前蹄踢到罗恩的下巴。

 

“冷静,冷静,好孩子……”德拉科边说边安抚马匹,罗恩心有余悸地跟在金发男孩的后面,好吧!他承认!他虽然喜欢小动物(?)但是他并不擅长跟这些小东西打交道!

 

但是德拉科跟他完全相反,他对付长相高贵的动物很有一套,“马的嗅觉比它们的视觉强很多,”他一边给马儿顺毛一边给罗恩解释,“大概是你的头发颜色太鲜艳,味道又很陌生的原因吧。”马对于红色的东西总是惊恐的。

 

“噢……”罗恩有些失落。

 

德拉科皱了皱眉,强硬地拉过罗恩的手覆盖在“黑珍珠”的门鬃上,在马的面部摩挲。

“跟他说说话,让他熟悉你的声音和气味。”

 

罗恩有些紧张,这是他的老毛病了,他跟陌生人打招呼时总是这样。

“嘿?”他干巴巴地说,“你是个男孩?叫你黑夜战神怎么样?”

黑色的马儿又打了个响鼻,罗恩因此感受到它鼻翼扇动呼出来的热气。

“哇……你一定喜欢这个名字,对不对?”

德拉科侧头看着跟马儿“对话”的罗恩,心里不由得好笑,马怎么可能有自己的喜好?况且,“黑夜战神”?认真的吗?

 

“那就说好啦,黑夜弗里斯兰•珍珠战神•韦斯莱•马尔福!”

 

“什么?!你起码要把我的姓放前面吧?!这可是我家的马!”

 

“但是这么帅气的名字可是我想出来的!”

 

“哼,这种名字你还好意思说出口?”

毫无必要的冗长前缀!

 

“那是你没有审美!马尔福!”罗恩叉着腰,语气强硬地说道。

 

德拉科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靠近罗恩,“我没有审美?那我觉得你长得还是挺好看的。”

 

罗恩一时语塞,没有想到合适的词来反驳。

 

德拉科趁着对方没话说的空当,一把抱起男孩还没长开的腰身,把人稳稳送到马鞍上。

“你干什么!我没骑过马啊啊!”

德拉科一踩脚蹬,利落地翻身上马,虚坐在红发男孩身后,双手越过罗恩握住缰绳,德拉科贴上男孩的后背,吓得罗恩一动也不敢动,对于这样的反应,德拉科甚是满意。

他熟练地用脚轻磕马肚,英俊的马儿嘶鸣一声,欢快地往大门外走。

“抓稳,出发了。”



TBC

写在后面:

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在下面评论哦!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懂那段下棋的描写?

补充一下国际象棋记录方法规则:

(以下来自度娘)
从白方的方向看,由左到右竖线用字母表示为a 、b 、c 、d 、e 、f、g和h,从白方到黑方的横线则为1, 2,3,4,5,6, 7和8。这样,白方的左下角的格子就叫a1,而右上角就是h8。 
以下是棋子中英文对照 
王(K) ; 后(Q) ; 车(R) ; 象(B) ; 马(N) ;兵(P)。 除兵外,每种棋子有一个英文字母来表示:K代表王,Q代表后,R代表车,N代表马,B代表象。兵则不用字母表示。

1、完整记谱:子力+原始位置+所到位置,如Qa1-b2;Rc4-c7
2、简谱:直接记子力+所到位置,如Qa2;Rc7(要是两个车都能走到这个位置上的话,用完整记谱以区分);
3、特殊走法:短易位:0-0;长易位:0-0-0;吃过路兵:e.P.;
4、其他说明:×表示吃子,如Q×a2;+表示将军,如Q×a2+;#表示将死,如Q×a2#;兵可以省略字母P;升变,如e8Q#;表示兵走到e8格升变成后,并且将死;
5、其他表示形势的!、?等无所谓,因个人情况而定,主要表示关键步骤。


这里借鉴了美国国际象棋大师Aronian的一次经典开局

以下是开局示意图

德拉科执白子  罗恩执黑子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